-

王靜情緒崩潰的大喊著,用手不斷的敲打自己的腦袋,現在的她整個人都顯得很是瘋狂儼然一副精神病的模樣。

房間外王靜的媽媽聽到了自己女兒在崩潰的大喊著,她也衝進了房間裡扒開了擋在入口的周瞳恩,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女兒不停安撫著“靜靜,你不能這樣子,不想去學校那咱們就不去了,不去了不去了.......”

“我不要回學校.......不回去...不回去...不回學校......”王靜全身瑟瑟發抖的蜷縮在媽媽的懷裡。

三人看到後互相對視了一眼,識趣的退出了房間。

“哎~王靜同學好端端的一個人,冇想到因為停課就變成了這個樣子。”班長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

“要我說就是她活該,壞事做多了遭報應了吧。”李若楠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隨後又對站在一旁的周瞳恩說“你說是不是啊,瞳恩。”

心裡正謀劃著下一步計劃的周瞳恩被李若楠的聲音打斷了思緒“額...若楠,話不能這麼說,畢竟王靜也是咱們同學,總不能就因為這一次的錯誤就......”周瞳恩說到此處靈關一現,她想到了那個能壓垮王靜最後的稻草“我有一個辦法不知道能不能讓王靜回到以前那樣。”

班長聽到後趕忙詢問“什麼辦法?”

周瞳恩假意猶豫了一會隨後說道“其實我也不想說的,其實王靜在校外有個男朋友,不知道讓他來勸的話會不會管用。”其實周瞳恩說的這個男朋友是在校外包養王靜的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叔,根據前世的記憶聽說在王靜高中畢業後就和這個男人斷了聯絡,也對畢竟那個男人的年齡都可以和王靜的爸爸稱兄道弟了。

“雖然早戀是不對的但現在也隻能試試這個辦法了。”班長同意了周瞳恩的辦法“那知道王靜的那個男朋友家住在哪嗎?”

“好像就是我家不遠處的那個彆墅區裡,具體的我也記不清了。”周瞳恩怎麼可能不清楚王靜那個所謂的男朋友住在哪裡,上一世她可是多次看見王靜進出那個男人的家裡。

聽到周瞳恩的話後班長也有些糾結“具體位置不知道的話就有些難辦了。”

“你們不會真的想要去找這個王靜的男朋友吧?我可不想去。”李若楠對於王靜的事並冇有多感興趣,跟著來也隻是陪著周瞳恩而已。

“這時間也不早了,那要不然我去找王靜的男朋友,班長和若楠你們就先回去吧。”周瞳恩提議道。

“這......也隻能這樣了。”班長同意了周瞳恩的提議。

“這麼晚了瞳恩你一個人安全嗎?”李若楠有些擔心的詢問。

“沒關係,那彆墅區在我家附近能有什麼危險?”......

讓班長和李若楠先回去的周瞳恩並冇有急著去找王靜的男朋友,她想再讓王靜享受最後一晚上,等明天再把她趕儘殺絕。

等周瞳恩回到家的時候,此時媽媽已經做好了一桌子菜就等她了。

“瞳恩怎麼今天回來的這麼晚?是學校有事嗎?”

周瞳恩點點頭“嗯,今天班主任給我們開了個班會,所以有點耽誤時間了。”

“那就快過來吃飯吧。”媽媽把一碗米飯擺在了周瞳恩吃飯時經常坐的位置上。

等周瞳恩吃完晚飯後,便藉口回房間休息了,進了房間後周瞳恩的嘴角抑製不住的上揚,想到明天就要給予毀滅王靜的最後一擊她就興奮的全身顫抖。

“哼哼~太棒了這種感覺,簡直太棒了!”此時的周瞳恩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在瘋狂的跳動,她環抱著興奮的自己。

在過了十多分鐘後周瞳恩才冷靜了下來,她緩步走到自己桌子前,拿起寫著自己仇人名字的紙看了幾眼隨後露出了微笑,然後用筆把王靜的名字慢慢劃掉“廢物,再見了~”......

第二天等周瞳恩到學校的時候,班長向她詢問“早上好,周瞳恩同學,請問昨天晚上找到王靜同學的那個男朋友了嗎?”

周瞳恩歎了口氣說“哎~昨天我找了很長時間都冇有找到,不過應該也差不多清楚具體在哪住了。”

“好吧,那今天放學我陪你一起去吧,早點讓王靜同學回來上課也好,也不能耽誤太多的課程。”

聽到班長的話後周瞳恩冷笑一聲,心想:我親愛的班長大人,您就放心吧,我估計過不了兩天就不用擔心我們的小靜靜會跟不上學習進度了。

等到下午放學的時候,周瞳恩在班長的陪同下來到了她家附近的彆墅區,二人按響了其中一戶的門鈴。

過了一會門打開了,一個看上去肥胖眼神猥瑣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了二人眼前,他用色眯眯的眼睛上下看著周瞳恩,隨後問道“小妹妹來我家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站在一旁的班長咳嗽兩聲清了清嗓子說道“這位先生,我們是來找王靜同學的男朋友的,請問他住在這裡嗎?”

男人聽到王靜的名字後思考了一會回覆道“奧,王靜啊,我就是他男朋友,有什麼事嗎?”

“啊?”聽到男人說自己就是王靜男朋友後班長有些覺得難以置信。

“啊對對對,我們就是來找叔叔你的。”周瞳恩保持微笑的接過班長的話繼續說道“最近王靜同學出了點問題,我們就想如果是作為她男朋友的叔叔您去開導她應該會比我們管用,所以就來找叔叔了。”

聽到周瞳恩的話後男人哈哈一笑“對對對,除了我還有誰能撫平我家靜靜的創傷呢?你們等我一會,我去拿車鑰匙咱們一起去。”

“不了不了,叔叔您要不然就一個人去吧,我們還有作業冇寫完呢。”周瞳恩拒絕了男人想要帶他們兩個人一起去王靜家的提議......

離開男人的家後,班長還冇有從剛纔的震驚中緩過神來。

“喂!我的大班長怎麼了?”周瞳恩笑盈盈的輕拍了一下班長的肩膀。

“啊!”班長這才從震驚中緩過來,他看著周瞳恩說“為什麼王靜同學會找一個年齡和她這麼懸殊的男朋友?”班長好奇的問。

周瞳恩微微一笑“這我可不知道,不過我隻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愛情的力量可是很大的,說不定過幾天王靜同學就會回到學校繼續學習了呢~”......

中年男人敲響了王靜家的門“靜靜在家嗎?”

王靜的媽媽打開門看見了眼前肥胖中年男人,有些疑惑的詢問“請問你是......”

“我是靜靜的男朋友,聽說靜靜最近心情不好我就來看看她,想來您就是靜靜的媽媽吧?丈母孃好。”說著男人就想和王靜媽媽握手。

看到一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大的男人自稱是自己女兒男朋友後王靜媽媽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麵對男人伸出來的手滿是嫌棄“你你你你...你到底是誰啊?!來我家想乾什麼?!”王靜媽媽衝男人大喊道。

中年男人笑著說“我剛纔不是說的很明顯了嗎?我是您未來的女婿啊,丈母孃您就讓我進去看看靜靜吧。”

“不可能不可能!我家靜靜不可能會有你這樣的男朋友,你給我滾出我們家!”王靜媽媽想要關上門卻被男人堵住了。

“丈母孃您聽我解釋啊,我和靜靜是真心相愛的,請您給我一次表現的機會讓我看看靜靜吧!”

“滾呀!滾!”

中年男人直接用力頂開了門把王靜的媽媽都撞的摔在了地上,男人並冇有理會而是直接向著王靜的房間跑了過去。

嘭!男人直接撞開了王靜房間的門,看到蜷縮在床腳已然憔悴的王靜,男人直接跑了過去把她抱住深情告白“靜靜不怕,寶貝來了,我已經想好了等你上完高中咱就不上了,咱倆就結婚,我會對你好的,嫁給我好嗎?”

雙眼無神的王靜看著麵前肥胖的男人,她的心裡並冇有什麼太大的波動。

就在男人深情告白的時候,王靜的媽媽拿著掃把衝了進來,她威脅男人道“滾出我的家!你再這樣我報警了!”

“丈母孃你不用害怕,我是來找靜靜的,我愛她我愛她,我會保護她,我絕對不會傷害她,你放心吧,靜靜是我未來的老婆我怎麼可能欺負她呢?您就成全我們倆吧!”

男人的話音剛落,隻聽砰的一聲巨響,男人的腦袋就被王靜媽媽用掃把打了上去“滾!滾出去!不要再來我家了!”王靜媽媽一邊揮舞掃把打在男人身上一邊把他趕了出去。

等到把男人趕出去之後王靜媽媽趕快鎖住了門,隻聽男人在外麵大喊“丈母孃!我一定會再來的,我會讓您認可我這個女婿的。”

聽到男人的話後王靜媽媽生氣的走進王靜的房間質問道“靜靜,剛纔那個男人說的都是真的嗎?!你難道真的和他是男女朋友關係嗎?!”看到自己女兒冇有回答,王靜媽媽抬手一巴掌打在了王靜的臉上“回答我!你為什麼要找這樣一個男人當男朋友!這要傳出去了你讓我和你爸的臉往哪放?!你說呀!”......

等到了晚上的時候,王靜的爸爸也下班回家了,進門就看見了自己老婆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擦著眼淚。

“孩她媽你怎麼了?哭什麼?”

“嗚嗚嗚嗚嗚嗚......你知道咱們閨女乾出什麼丟人的事來嗎?”

王靜媽媽和自己老公把剛纔那件事的來龍去脈都說清楚後,王靜爸爸憤怒的臉上青筋暴起“靜靜這次太過分了!居然敢找一個比自己大這麼多的人搞對象!今天我非打死這個不孝女!”

嘭!王靜的房間門被爸爸一腳踹開,看到自己女兒依舊呆愣的坐在角落,爸爸上去就直接把她拽下了床質問道“你媽剛纔說的都是真的嗎?!你真的找了一個和我年齡差不多的男人當男朋友?!”

麵對自己爸爸的質問,王靜隻是微微點頭,隨後隻聽見啪的一聲,王靜直接摔倒在地。

“你...你...你這個不孝女,你要氣死我們倆口子嗎?!”隨後一腳直接踹在了王靜的身上......

此時周瞳恩的房間裡,現在的她手裡正拿著那張紙開心的唱著歌,紙上王靜的名字已經被完全塗黑了“依王靜那公主脾氣估計也活不到明天早上了吧,真是愉快的一晚呢~明天就又是新的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