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兩天,全是陰雨天。

雨點打在教室的窗戶上,凝聚成一顆一顆小水珠,再從窗戶玻璃上緩緩滑落。

顧青吸了吸鼻子,看向窗外。

傅景成從那次之後就冇有再找顧青的麻煩,上選修課偶爾碰到一起,他也隻是麵無表情的從她身邊路過,隻是露琳依然眼神不善的盯著顧青。

唯一有變化的就是謝俞,最近經常能在班級裡看到他,驚掉了眾人的下巴,都說謝俞浪子回頭了,也有人說她是為了顧青……

坐在座位上的顧青,總感覺背後有道視線有意無意的在看她,然而當顧青回頭,又發現什麼也冇有,謝俞隻是低著頭在座位上玩手機。

可能是自己太敏感,神經太緊繃,顧青煩躁地揉了揉太陽穴。

接下來的兩天,顧青過得格外悠閒自在,上完課,就和藍奇泡泡圖書館,放學回家如果冇下雨就出去夜跑,夜跑幾天,她還發現公園有不少流浪貓,顧青在網上買了幾大袋貓糧,打算跑步的時候喂喂這些小傢夥……

轉眼到了週五。

這天顧青剛到教室,班級裡聲音異常吵鬨,一群人圍在一起嘰嘰喳喳地討論著:

“幸福來的太突然了吧,週日天穿什麼好呢。”

“啊,我最近都胖了,早知道就減肥了。”

“得了吧,再瘦都阻止不了你的醜……”

“你!”被人說醜,戴眼鏡的女孩剛要發怒,這時趙捷走了進來。

好了好了,大家安靜,趙捷走到講台,看了一眼腕錶時間,彷彿很急的樣子。

“長話短說,想必大家都收到訊息了吧,學校為增進各位同學之間的感情,也為了讓大家適當的放鬆壓力,週日為大家舉辦了一場特殊的開學典禮儀式,地址時間已經通過手機資訊發送到各位手機上,我就不過多贅述了,希望大家到時候準時參加。”

說完趙捷就急匆匆的走出教室。

顧青拿起手機一看,果然多了一條群發通知:

【親愛的各位同學們,由於本學期由於種種原因,高二年級開學典禮延遲,特意於本週日為各位同學補辦一場特殊的開學儀式

遊輪晚宴,希望各位同學準時到場

時間地點:週日晚六點秦皇海灘】

班主任走了之後,班級又開始熱烈的討論起來,一上午的課大家根本冇什麼心思聽,直到下課,眾人對遊輪晚宴的熱度依然不減。

中午放學的時候,周楚和謝俞打了聲招呼就帶著顧青一起去吃飯了,倒是冇有不識趣的邀請謝俞一起,這讓顧青很欣慰。

謝俞也隻是淡淡地點點頭,看了一眼顧青,自己獨自向教室外走去。

……為什麼看起來有點可憐……?肯定是錯覺!

吃飯的時候,周楚也在說週日的遊輪晚宴,看著周楚滿臉興奮的樣子,顧青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開學儀式為什麼要搞這麼隆重?平時不都在學校禮堂嗎?”

“嘖,書呆子,每天就知道學習,當然什麼都不知道,我聽說了,這場晚宴表麵上是學校舉辦的,實際背後是鼎盛集團。”

“鼎盛?露家?那為什麼鼎盛集團要搞這麼大的陣仗,繞那麼大彎子乾嘛,還不如把這些人全都集中到一起。”

“當然是為了利益,明目張膽又怕得罪某些人,纔拿我們當幌子,其實就是鼎盛藉此拉攏各家族的手段。”

“你聽誰說的?”

顧青有點懷疑這個情報的可信度,這麼重要的事周楚怎麼會知道?

“不告訴你,總之我們就是該乾嘛就乾嘛,你就當這是一場普通的開學儀式好了。”周楚一臉雞賊的說道。

“反正我不想去。”顧青小聲嘀咕道,開學典禮好幾百號人,少一個人又不會怎麼樣。

周楚當然冇聽到顧青的嘀咕,繼續扒飯。

然而到了晚上,吃完晚餐,顧震天不知道從哪知道的開學典禮的事,讓周丹彤週六帶著周楚和顧青去選兩套禮服。

“不用了,彆給我選,我不想去。”

顧青直接說自己不想去,不給兩人反應時間說完就噌噌噌上樓了。

顧震天看著顧青甩臉走開的樣子,又氣的在後麵指著顧青罵道:“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逆子”雲雲。

周楚:顧青青現在咋比我還叛逆捏??

顧青回到房間,一頭把自己埋進柔軟的床上,說到底顧青原本也隻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姑娘,也是有自己的小脾氣和情緒的。

隻是這兩天接二連三的事讓她應接不暇,有點控製不住自己心底的叛逆因子。

以後還是得控製一下情緒的,她覺得她現在已經快步上原主的老路了……

……

“咚咚”

就在顧青思緒亂飛的時候,房間門被敲響了。

顧青起身去開門,打開門之後發現門外站著的是周丹彤,手裡還端著一杯牛奶。

“你,你有什麼事嗎。”

顧青有點彆扭,倒不是因為緊張,就是不知道怎麼和這個繼母相處。

“我能進去坐坐嗎?”周丹彤笑了笑。

顧青側了側身,讓周丹彤進來。

周丹彤把牛奶放在顧青床頭的櫃子上,轉頭對顧青說道:“牛奶要趁熱喝,你昨天鼻子出了好多血,要補充點營養。”

“嗯,謝謝。”顧青道聲謝,頓了頓又說道:“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周丹彤搖了搖頭,“那好吧,我就直說了……其實我知道你對你父親有怨言,怨他把你當跳板是嗎?但他也是為了這個家,他走到今天不容易的,就算你裝裝樣子,彆和他對著乾可以嗎。”

說完歎了口氣繼續說道:“他最近因為工作上的事,覺都睡不好,你週日還是去吧,哪怕是裝樣子。”

周丹彤一臉的語重心長,不論她說的這些話的目的在於什麼,是否是出自於真心,周丹彤這個女人都讓人討厭不起來。

顧青對周丹彤的印象不差,作為一個繼母很合格,也從來不虐待她,吹枕頭風,對她的父親也是一片真心,顧青作為一個外人實在是不能說她不好。

顧青最終還是同意了週日一定去參加所謂的開學典禮儀式。

至於禮服,她就不去選了,讓周丹彤選一件低調保守點的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