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眾多內門弟子的目光掃視下,林洛隻是衝著葉天笑了笑,隨後腳尖一點地麵,身形便是穩穩落在了擂台之上。

隨著林洛登台,一時之間,眾多竊竊私語聲猶如炸彈一般,猛然炸響。

“林洛這個傢夥難道真突破到了五重鍛體境?”

“若真是如此的話……這個傢夥以前便是在扮豬吃老虎!”

趙力身旁的幾位外門弟子卻是撇嘴冷笑道:“嘿,萬一到時候連五重鍛體境都不是,丟臉可就丟到高層那裡了。”

聽得耳旁響起的嘲諷冷笑,趙力頗感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他問道:“你們有誰抽到了十二?”

“似乎是孟凡。”

他們皺眉沉吟了一會,而後緩緩說道。

“孟凡嘛。”趙力喃喃了一聲後,又是笑道:“足夠打敗林洛了。”

這個孟凡修煉天賦在外門也能名列前茅,如此年齡便已達到七重鍛體境,若再給他一些修煉的時間,想必用不了多久,便能達到九重鍛體境。

甚至說不定,也能突破融靈境!

“咻。”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穩穩落在林洛身前不遠處。

那是一名麵容陰柔的青年,他的嘴唇很薄,時刻掛滿的笑容,讓林洛很不舒服。

隨著孟凡落入擂台上,眾多竊竊私語聲再次響起。

“冇想到林洛的對手竟然是孟凡,看來他這一場就要敗了啊。”

“唉,真是一個倒黴的傢夥。”

嶽林眉頭緩緩皺起,在心裡喃喃道:“加油啊,林洛師弟!”

與此同時,在洛仙宮高層處,也是議論了起來。

“這位便是那個修煉多年,還是鍛體境的林洛?”

“好像是的。”

“這個小傢夥可不簡單。”一名滿頭白髮的老者揉著自己的鬍鬚,笑眯眯的道。

聽得這名老者所說,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看來這名老者在洛仙宮的地位不低,都能壓製住這些迂腐的老傢夥們。

“宮主,您怎麼看這場比賽?”他目光望向一旁的蘇洛璃,好奇的問道。

蘇洛璃紅唇微動,輕輕吐出了兩個字。

“林洛。”

眾人都是一驚,難道就連宮主都看好林洛嗎?

這個傢夥有這麼……神秘嗎?

他們很是不解,隨即目光死死盯著擂台上,倒是要一看看,這個林洛到底有何不同?

白髮老者也是微微一怔,看來這個林洛真是有些不一般。

……

擂台之上。

墨管事瞧見二人已經登台,隨後大聲道:“比賽開始!”

隨著這道聲音落下,孟凡則是衝著林洛無奈的攤了攤手,“老大有令,讓我快速擊敗你,對不住了。”

說完,他心念一動,火屬性的元氣便是從其體內暴湧而出。

“弄焰決:火焰掌。”

熊熊燃燒的火焰包裹住孟凡的手掌,隨後腳掌重重一踏地麵,身形化為一縷火芒,對著林洛衝撞了過去。

林洛見狀,隻是淡淡的笑了笑,也冇有施展任何的元氣,就是這麼一抬手掌,陰陽之力一閃而逝。

孟凡腳步猛然一頓,接著,他便是駭然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受自己的控製,對著擂台之外暴掠而去。

而那個方向竟然是趙力的方向!

“該死的!”孟凡臉色猛然一變,怒罵道。

但是無論他如何反抗,都是冇有任何用處。

最終,他一掌對著趙力腦袋拍了過去。

趙力臉色極為難看,深吸了一口氣,隨後一掌拍出,與孟凡的火焰手掌硬生生對碰在了一起。

“噗嗤。”

一口鮮血從孟凡嘴中狂噴而出,最後他的身體重重砸在一根石柱後,便是暈死了過去。

所有人滿臉的駭然。

誰都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包括趙力本人……

難道是林洛搞得鬼?

一想到此處,眾人都是狠狠嚥著口水,身體有著細微的顫抖。

若真是林洛搞得鬼,那這個傢夥也實在太過恐怖了一些!

控製人的身體……

想想就可怕。

所有內門弟子都是倒抽著冷氣,身體忍不住顫抖而起。

其中就連葉天都是死死盯著擂台上的林洛,這種手段堪稱……詭異!

“淩老,您能發現林洛這是什麼手段嗎?”葉天問道。

“似乎……是。”就連淩老一時之間都想不起來是什麼了,因此話說到一半,就停下來了。

葉天焦急的問道:“是什麼?”

“陰陽之力!”

淩老猛然在葉天心裡咆哮道:“林洛竟然擁有陰陽之力!!”

“什麼是陰陽之力??”葉天連忙問道。

“修煉九陽道體決誕生而出的新生能量,這種力量,比元氣要強,最主要是,陰陽之力可以操控一切屬性的元氣。”

“先前那孟凡使用火屬性武技,在陰陽之力的操控下,自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製權!”

話到此處,淩老話音一轉,嘿嘿大笑了起來,“咳咳,還可以雙修,將利益提高到最大化。”

葉天嘴角微微抽搐著,“這麼變態?”

“這還隻是九陽道體訣的一點皮毛罷了。”淩老輕歎道:“以後這個小傢夥的成就會超越九州帝國所有人,甚至就連以前那位洛仙宮的宮主都能輕易超越!”

葉天微微一驚,這還是他第一次聽淩老如此誇讚一名年輕人。

“你也不要多想,你的天賦可不弱林洛,若是好生修煉,成就也不會低的。”淩老話音又是一轉,笑道。

“嗯。”葉天輕輕點了點了頭,雙拳緩緩緊握,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突破聚靈境!

洛仙宮高層處,所有人滿臉的駭然,甚至就連那位白髮老者都是略顯疑惑。

“這是……”蘇洛璃清冷眸子死死盯著林洛手掌處,先前那縷特殊的能量……讓她眼熟。

“陰陽之力!”

蘇洛璃猛然站起身來,呼吸急促,此時她那清冷的氣質早已被其拋之腦後,目光死死盯著擂台上的林洛。

“額……怎麼了?”眾多洛仙宮高層麵麵相覷一眼,皆是疑惑出聲問道。

這種情緒似乎很少出現在宮主身上……

“呼。”蘇洛璃深吐了一口氣,隨後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喃喃道:“師傅,我終於找到你所說的修煉九陽道體決之人。”

“可……我與他雙修……真的能突破天仙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