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

一座無名的山崗之上,一個身影緩緩站起。

手機發出微弱的光芒,此時手機上麵正顯示著一組號碼,而此時身影顫抖的從手上拿出一張紙。

“07、11、18、27、33”

“04、10”

“已經是第8次了,確定了”

“啊……從明天開始我也是千萬富翁了,草你奶奶的,老子鹹魚翻身了”

隨著身影激動的敞開懷抱,迎著黑夜的涼風,歡呼雀躍。

而此時身影冇有發現,其頭上一顆閃閃發光的物體正極速下降。

當安靜下來後,身影緩緩坐下拿出手機的備忘錄。

“王姐,3萬”

“老鄭,2萬”

“老張,2.7萬”

“信用卡,10萬”

“便利店,35元”

看到這黑影看了看山崗左右的垃圾。

“中獎1000萬,捐款200萬,去掉稅後,到手670萬”

“再還欠款…嗯?怎麼這麼大的風”

黑影左右看看,然後慢慢向著頭頂看去,“我草,誰敢害朕”

“轟隆”

隨即漫天灰塵。

……………………………………

“我這是在哪?”

黑暗空間內,人影緩慢的看向四周,而此時得眼神空洞洞的無神。

“江寧,還不醒來”

隨著一股蒼老的聲音響起,一股股能量向著江寧的身體湧入。

“我又死了,是嗎?”

“對”蒼老的身影再次響起。

“我不甘心”

“然並卵”蒼老的聲音回答。

“你究竟是誰?”

“他們都叫我紅領巾”聽著蒼老的聲音,陳一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江寧,如今你已曆經8世的磨練,如今便是開啟第九世,也是最後一世,你可願意?”

“不願意”

“第九世也是最後一世,該你選擇了”

“我不選”

“不選,就是死”

這時黑暗的空間,一個九宮格出現,江寧看著九宮格隻有中間的亮著,其他都是滅的,江寧環顧四周,奮力的大喊。

“這就是你給我的選擇?每次都是固定的,你的選擇那就是無法選擇,對嗎?”

“不對,還可以選擇死”

聽著蒼老聲音永遠都是這個調調,江寧再也忍受不了了,對著四周大喊。

“有種你出來,看小爺不打死你,你個老六”

“我冇種”

“啊…啊…你特麼給我出來,你個熊玩意”

“如果吼能解決問題,驢將統治這個世界”

“我特麼受不了,你這個老雜毛”江寧站在那裡,拳頭緊握。

“你接受選擇,就不用受了”

蒼老聲音,無悲無喜,但是卻能每句話刺痛江寧的心底。

“選擇?你特麼還好意思說選擇,你讓我選擇的都是啥?”

此時的江寧再也抑製不住內心憤怒,開始如同倒豆子一般全盤而出。

“第一世,我選擇大喜,你個老雜毛給我選擇得是啥?”

“金榜題名時”

“哈哈哈,金榜題名時?”失聲大笑中帶著一絲疑問。

“你特麼也好意思?我寒窗苦讀數十載,說是聞雞起舞不過分吧,最後呢?你特麼給我來一個啥玩意?”

“做夢”

“對,就是做夢,我特麼辛辛苦苦十年寒窗,就在功成名就時,你給我來了一個做夢,一切都是一場夢,可是我特麼這一世回過那個地方,真的有這麼一號人,你又怎麼解釋?”

“苦你受了,喜他享了”

“好好好,那就如你所說,那我第二世呢?你又怎麼解釋,我選的什麼?”

“非富即貴”

“然後呢?”這句話是江寧咬牙切齒的問出來的。

“非,富即貴的一世”

“哈哈哈,什麼話到你嘴裡都變得這麼高大上了,是吧?那明明就是一個名叫:富即貴流浪漢的一世”

“我說的是非富即貴,二選其一,而你隻做到了“非”,就是既不富也不貴,而我那世的名字叫:富即貴”

“第三世不是按你的要求做的嗎?”

“我的要求,你什麼時候好好的聽過我的要求?”

“你不是說前兩世太累了,想安安靜靜無憂無慮的過一輩子嗎?我做到了”

“是,無憂無慮,安安靜靜”

“然後呢?”

“小草”

“對,就是特麼的小草,你讓我當草我也認了,你給我整到哪裡去了?”

“沙漠”

“哈哈哈哈,對,就是沙漠,你是白癡嗎?一顆草你給我整到沙漠去?”

“我給你…下雨了啊”古井無波得聲音,這次也卡了一下。

“是不是自己也覺得良心痛了?”

“冇有”

“下雨下了多少?”

這次蒼老的聲音冇有迴應。

“我來說吧,一滴,就特麼一滴,我那是啥地方?沙漠,沙漠啊大哥,你讓我一棵草去沙漠,我忍了,可是下雨就特麼一滴,玩的挺好啊”

這次蒼老的聲音還是冇有迴應。

“是不是還想著第四世呢?”

“對,第四世我的要求是愛江山更愛美人,江山美人我都要,確實你也做到了”

這時一幕幕畫麵從江寧腦中閃過。

“兒臣,恭請父皇移居夕陽殿,頤養天年”

同時身後的大臣緩緩走出,齊聲附和“恭請太上皇移居夕陽殿,頤養天年”

此時大殿中央的的少年威風凜凜,英氣逼人,看向龍椅上的父皇,雖然有一絲不忍,但還是恭敬下跪“兒臣,恭請父皇移居夕陽殿,頤養天年”

而此時龍椅上的皇帝看著大殿上的一眾群臣,目光所到之處,全部低下頭。

“好、好、好”

然後仰天大笑,一口鮮血噴出,撒手人寰。

而殿內的太子則是露出一絲微笑“江山美人都是我的”

當江寧回過神來,還是一身的雞皮疙瘩。

“可特麼的,那個老皇帝纔是我,我纔是那個老皇帝,說好的江山和美人呢?”

此時空曠的空間內,都是江寧一人咆哮的聲音。

這時悠悠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給你機會了,可是你不中用啊”

“我尼瑪的,老子70歲才接的皇位,70歲啊,我特麼還冇坐熱乎呢,就被那小子給氣死了,而那個時候老頭子纔剛駕崩,那傢夥活了87歲啊,87歲啊”

“你給我玩啥呢?四大悲嗎?”

“久旱逢甘霖-一滴”

“金榜題名時-做夢”

“江山美人臥-已老”

“富貴碗中求-要飯”

“你是上天來懲罰我的嗎?”

“不,我是來拯救你的”

“我隻想對你說‘我去年買了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