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就在江寧說出那句“我去年買了個表”後,還在暗暗竊喜時,憑空出現一隻腳,身體飛了出去。

“怎麼?心虛了?不是說好的的不動手的嗎?”江寧緩緩起身說道。

“心虛,那是不可能的,說好的不動手,而我動的是腳”蒼老的聲音響起。

“你…就是一個老無賴”江寧跳著腳對著空氣大喊。

“你看你跟個娘們似的”恒古不變得蒼老聲音此次帶著訓斥。

隨即兩隻腳出現在身前。

“無影腳”

隨著漫天飛舞的飛腳,江寧如同沙包一樣,靈體在空中被一雙腳踢的旋轉跳躍。

也不知道被踢了多少下,反正是靈體就一直飄著冇下來過。

“滴”

隨著一個電子聲音響起,江寧的靈體狠狠的撞在了九宮格上麵。

“第九次轉世開始”

一道聲音響起,九宮格上發出一道光芒,而江寧的靈魂體頓時被覆蓋,然後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吞噬。

“哎呀,這個可不能忘了”蒼老的聲音響起。

然後一本泛著黃色,厚重的字典憑空出現然後飛進了黑洞中,消失不見。

隨著江寧靈魂和字典消失在黑洞中,一道身影緩緩出現。

“八世八劫,世世無常,大腸包小腸,劫你來渡,福彆人來享,你值得擁有”

當身影轉過頭來,一個俊俏且妖異的少年,露出一抹壞笑。

如果此時江寧還在就會發現,此人和自己的長相一模一樣。

就在此時異變突起,一個聲音響起。

“阿嚏”

然後便見到空中,一個灰色的物體憑空出現,向著黑洞極速的飄去。

“胖子,你瘋了?”

俊俏且妖異的少年臉色頓時怒不可遏,揮手間一柄長劍向著灰色物體斬去。

當長劍的劍影與灰色的物體相撞。

“哢”

灰色的物體瞬間化為成百上千的灰色能量體。

而長劍所到之處,灰色能量體瞬間化為虛無。

“一語天下間,九幽我為先,涅槃”

隨著一個生硬的聲音傳來,隻見成千上萬的灰色物體中,猛地衝出一朵灰色的鳳凰,向著即將消失的黑洞中而去。

隨著灰色的鳳凰衝入黑洞,而黑洞也就此消失。

“完了,完了”

看著已經完全消失的黑洞,少年臉色變得如同黑炭一樣。

右手再次一揮,一枚銅鏡出現在其手上,當看到銅鏡上的字後,少年的臉上頓時麵如死灰。

“江寧”

“九世輪迴”

“輪迴載體:九世怨體”

“我日”

少年說完此話,雙手無力,銅鏡也隨著掉落在空間內。

“當…彭彭彭”

銅鏡掉落在地上。

“噗”

隨著一縷青煙升騰,銅鏡化為一個孩童,撅著嘴看著少年。

這時黑暗中也走出一個孩童,此時的孩童低著頭,臉上有著一抹紅暈,看著怒不可遏的少年,然後又看了看撅著嘴的孩童。

“噗”

然後化為一顆葫蘆,隻不過此時的葫蘆長著白白淨淨的雙腿和雙手,同時葫蘆上露出兩個賊溜溜的眼睛。

“聽說五界山的茶樹又開花了,你們……不想去嗎?”

“葫蘆哥哥,等等我”

“噗”

隻見撅著嘴的孩童跳了起來,等再次落下已經變為一塊銅鏡掛在了葫蘆中間。

而少年看了看葫蘆和銅鏡,腦袋中想起那妙曼的舞姿。

“刷”

少年便化為一把小巧的劍掛在葫蘆中間。

“嗝”

葫蘆打了一個酒嗝,然後便在銅鏡和小劍的催促下慢慢消失。

“胖子,你剛纔吐出的是什麼東西?”

“嗝,我也不清楚,反正一直在我的肚子中,很不舒服”

“連你都消化不了?”

“嗯呐”

“我的天,九世怨體再加上你都消化不了的東西,這次可有他受的了”

隨著聲音慢慢變小,空間也化為虛無。

…………………………………………

“撲通”

一個血色的屍體被扔進水庫中,屍體四周的水瞬間變為紅色。

隨著身體慢慢沉入河底,屍體陡然睜開血紅的眼睛,屍體周圍一絲絲黑暗的怨氣四散開來。

…………………………………………

“啊…”

黑洞中,隨著一抹光亮的亮起,江寧的靈魂體大喊,靈魂體彷彿被砸進了一個物體之中。

原本無動於衷的屍體陡然的動了一下。

“咕嘰”

隨著嘴裡一連串的泡泡升起,血紅的眼睛偶爾會出現一抹靈動。

“啪”

一本泛著黃色的字典拍在屍體的身上,緊緊得吸附。

“嗡”

就在這時原本將要關閉的黑洞,一朵灰色的影子衝出,落在屍體的眉心之上。

“次啦”

灰色的鳳凰與眉心接觸,頓時發出一道光芒。

光芒過去,露出彷彿被燒焦了一樣的眉心,屍體露出一抹痛苦,但是隻剩下皮開肉綻的肉,冇有灰色鳳凰的痕跡。

這時一個巨大的泡泡由內而外從身體中慢慢形成。

隨著泡泡變大慢慢將屍體覆蓋,然後向著上麵飄去。

泡泡中的屍體在一陣劇烈的抖動,一幕幕畫麵如同電影般閃過,靈魂與**的融合開始。

“叭”

當泡泡接觸到陽光,隨之便破碎,而此時的屍體也落在了水庫的岸邊。

“嘩啦”

清涼的水拍在岸邊,發出陣陣聲音。

夕陽西下,當天邊的最後一抹魚肚白消失,預示著黑夜的來臨。

一陣清風拂過岸邊,渾身濕漉漉的屍體,動了動手指。

“嘔”

屍體猛然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然後一道道水流從口中噴出。

“嘔”

屍體慢慢翻過身,雙手本能的支撐著地麵,再次嘔吐。

當一切過去,屍體慢慢起身,不過此時的屍體眼睛再次變為血紅,步履蹣跚的向著一個方向走去。

此時的屍體散發著一股死氣沉沉的氣息,周身更是怨氣環繞,所過之處鳥雀驚飛,血紅的雙眼在黑暗中如同兩隻燈籠,恐怖陰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