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靠山村

三麵環山,一麵環水,中間則是一座木橋,這是村子與外界的唯一通道。

清晨

“汪”

“汪…汪汪”

隨著一個人影進入,全村的狗彷彿感受到了驚嚇,叫聲此起彼伏。

“吼…哼…吼”

“吼…”

此時不知誰家的狗,正對著身影發出低哼,齜牙咧嘴,瞪著猩紅的雙眼,滿身的毛根根豎起。

身影彷彿是感受到了威脅,人影停止腳步,慢慢抬起頭一雙血眸看向攔路的惡狗。

“汪…汪汪”

此時的身影瞪著血眸,嘴臉流著哈喇子,也學起狗叫。

“嗷嗷…嗷嗷”

原本還凶神惡煞的惡狗像是見到了剋星一樣,尾巴下襬,後退,然後轉身夾著尾巴逃跑。

而此時全村的狗彷彿也收到了什麼信號,都停止叫喚。

正在這時人影頓了頓身體,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與此同時原本血紅的雙眼閃過一絲靈動的光芒。

“老比登,你竟然給老子一腳踹來轉世”

“咦……我是誰?我在哪?”

這時人影那靈動的光芒再次被血紅淹冇。

感受到威脅消失,人影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本能的向著村裡走去。

當人影走到村子的最後麵,看了看孤零零的院子,推開院門,向著裡麵走去。

……………………………………………

秋日的太陽照射大地儘情的釋放著熱量。

三輛黑色停在靠山村的木橋前,一個黃毛率先下車,然後走到最後一輛車門前。

車門打開,隨著一個白色的休閒鞋踩在地上,然後身穿黑色衣服的光頭男人走出車輛。

“大哥,就是這裡”

見到此人,黃毛低頭說道。

“大哥”

“大哥”

這時其他人也圍在光頭男人身前,狂熱的喊道。

“嗯,走吧”

光頭男人看了看四周,然後一馬當先向著村子走去。

“嘎吱”

“嘎吱”

當十人走上木橋,傳來嘎吱嘎吱的聲音。

走過木橋,光頭男人看向村子最後麵的那個院子,這也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江家祖宅。

隨著一行人氣勢洶洶的向著院子走去,這特殊的人群也引來村民的圍觀。

不過看著這群人,村民也覺得不好惹,並冇有人上前阻攔,畢竟村民隻是純樸但不是傻子。

可是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不惹就能躲避過去的。

“嗖”

一個足球向著一行眾人飛奔而來。

“砰”

“哎呀,我草你媽,誰踢的”

隻見走在光頭旁邊的黃毛捂著鼻子,對著一個男孩罵罵咧咧。

此時的三個小孩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草,我特麼跟你說話呢,小逼崽子”

黃毛三下五除二快步走到一個小孩跟前,揪起他的衣服,惡狠狠的問道。

“哎,你們是什麼人?放開孩子”

就在此時一箇中年漢子走出,同時圍觀的村民也站起,眼神不善的看著黃毛。

“誰家的褲襠冇把住,把你給漏出來了,給我特麼滾一邊去”

黃毛看了看光頭男,見他冇有阻擋的意思,便對著來人開口大罵。

“草泥馬,小黃毛,怎麼跟我二哥說話呢”

中年男人冇有說話,而此時從旁邊走出一個大漢,拎著一個鐵鍬看著黃毛。

“哇…”

見此情況圍在中間的男孩哪見過此陣仗,直接放聲大哭。

“草泥馬,小黃毛,把孩子放下,老子跟你玩玩”

說完便抄起鐵鍬就向著黃毛拍去。

而此時的動靜已經吸引了很多人,隨著一個個漢子拎著各式各樣的農具走出,場麵頓時亂作一團。

很快便有人將一行十人圍在中間。

“草泥馬,放開孩子”

此時的小黃毛被眼前的陣仗,也嚇了一跳,正在其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

“黃毛,放開孩子”

聽到此話的黃毛頓時有了主心骨,訕訕的撒開手,然後退到光頭男人身旁。

而此時最開始說話的中年漢子將孩子拉在其身後,一箇中年婦女梨花帶雨的將孩子抱走。

“草泥馬,誰欺負我家孩子了?”

正在此時一個粗獷的聲音響起,隻見一個漢子推開人群,手中一把菜刀閃著光芒。

“草泥馬,就你欺負我家孩子了?”

然後便向著黃毛砍去。

“老七,不要…”

不過此時拿刀的漢子根本聽不進去,他的眼中隻有那個黃毛。

而此時眾人根本冇有反應過來,菜刀已經向著黃毛砍去。

此時的黃毛有些傻了,打架他也冇少打,但是一上來就拿菜刀砍人的還真冇有經曆過,看著近在咫尺的菜刀。

“完了,想我黃毛竟然被一個死在這裡”

“啊…啊,你特麼給我撒開”

“砰”

原本血濺當場的事情並冇有發生,而隨著一個身體被踹在地上,眾人纔看清現場的情況。

拿刀的漢子此時正躬身趴在地上,發出一聲聲悶哼。

而此時的菜刀正在那個光頭男人的手上。

這一反轉也是讓現場眾人變得鴉雀無聲。

“刀是好刀,隻不過人不行”

光頭男人把玩了一下菜刀,隨即冷冷的說道。

這時趴在地上的漢子,發出一聲怒吼,便要再次起身拚命。

“老七,還不夠丟人的嗎?”

這時剛開始說話的中年漢子臉色陰沉的對著趴在地上的老七說道。

看到自己的二哥,老七強忍著疼痛,緩緩起身,不再言語。

這時中年漢子看著把玩菜刀的光頭男人。

“我是江長富,族長不在,這裡的一切我說的算,有得罪之處還請見諒”

“不是族長你還冇有資格跟我說話”

正在把玩著菜刀的漢子,看了看江長富,露出一絲嘲笑。

“噌”

這時光頭男子旋轉菜刀,半截刀身猛的插入江長富腳下。

看著眼前的情形,村裡的漢子也露出一絲憤怒,剛準備動手,便被江長富眼神製止。

“二叔冇有資格,那你覺得我呢?”

就在此時一個僵硬的聲音從村民後方傳來。

聽到此話江長富等人露出一絲微笑,而反觀光頭男人和黃毛則是滿臉的震驚。

“噠…噠…噠”

隨著人群的散開,一個拄著木棍的少年露出。

“小寧”

“小寧”

隨著少年拄著木棍一步步走來。

而一直神情自若的光頭男人則是滿臉的恐懼,腳步連連後退,彷彿眼前的少年給了他巨大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