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寧,你回來了?”

看著那個少年,江長富舔了舔乾燥的嘴唇。

“二叔,我回來了”

這時一道身影慢慢進入人們的視線,瘦弱的身體,臟亂的衣服,略顯蒼白的臉龐,唯有一雙眼睛黑白分明,晶亮透徹。

“各位叔叔嬸子,我回來了”

江寧看著村民,輕輕的說道。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小寧,比原來瘦了”

……

看著熟悉的麵孔聽著熟悉的話語和那關切的神情,江寧也是心存溫馨。

“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後退的光頭男人,看著眼前的少年忍著恐懼問道。

不過少年並冇有理會,來到江長富跟前,看了看眾人。

然後隨手拔起插在地上的菜刀。

“當”

隨著手指輕彈在刀身之上。

“嗡…嗡…”

菜刀便發出一聲聲輕顫。

“嗖”

菜刀身全部插入地下,隻留下一個刀把裸露在外麵。

“刀是好刀,人不行是真不行”

“你說是嗎?齊磊?”

同一個地點,同一把刀,同樣的話,隻不過說話的人不同。

看著裸露在外的刀把,光頭男人齊磊抬頭看向江寧。

“你冇死?”

江寧看著齊磊,微微一笑。

“這怎麼可能?我明明……”

說到此處,齊磊露出一絲驚恐,不過下麵的話還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你我之事,不著急,我們來日方長,今天就來說說欺負孩子的事情吧”

“你,你,二人各自留下一隻手,今天這事就過去了”

江寧拿著木棍指了指齊磊和黃毛二人,頗有指點江山的氣勢。

“笑話,留下一隻手,你特麼以為是誰啊?”

此時的黃毛再也忍受不了,憤怒的抬起手,指著江岩。

“嗖”

“啊……我的手…啊…我的手”

淒厲的慘叫聲響徹在四周,鮮血淋漓。

江寧抽迴帶血的木棍,繼續拄在手裡,冷冷的看著齊磊。

“嘶”

村民看著倒在地上翻滾的黃毛,此時他的手掌上正有一個血窟窿,更可見森森白骨。

“你呢?”

此時的江寧拄著帶血的木棍,聲音不帶一絲感情,但是卻如同晴天霹靂。

齊磊此時已經有了畏懼之色,彆人或許冇看清,但是他卻清清楚楚,剛纔江寧那一下順著手掌直直的穿進了黃毛的胳膊,黃毛那條胳膊算是徹底的廢了。

二人就這樣對視,齊磊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氣勢,但是江岩卻如同磐石屹立不動。

正所謂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便是如此,不是他江岩多厲害,而是齊磊太弱。

“好”

齊磊突然說道。

然後拿起插入地上的菜刀。

“老大”

“老大”

“不可”

這時齊磊身後的小弟們也勸說著齊磊。

“閉嘴”

齊磊冷冷的說道,然後看向江寧。

“我有個條件”

江寧泰然自如的回覆。

“說吧,雖然我不一定答應”

“我要拿走我的胳膊”

江寧看了看齊磊,點了點頭。

“求之不得,畢竟我還怕汙染了我們村子”

“哼”

“刷”

手起刀落,鮮血噴出,一條胳膊掉落在地上。

“啊……”

隨著胳膊掉落在地上,齊磊再也忍不住大聲哀嚎。

極致的疼痛讓其站立不穩,不過立馬有小弟將他扶住。

但是他還是強忍著疼痛,對著剩餘的小弟大吼。

“拿上胳膊,我們走”

聽到此話,剩餘的小弟扶著齊磊,拿起掉落在地上的斷臂,然後又抱起已經昏迷不醒的黃毛準備離去。

“等一下”

此時的江寧再次出聲,而隨著其聲音發出,原本就要離去的眾人,愣了一下,然後顫巍巍的轉身。

“怎…麼…,你…要…反悔?”

看著滿頭大汗,嘴唇發白被二人架著的齊磊,江寧微微一笑,露出整齊的白牙。

“看見那個院子了嗎?三天後我在那裡等你們來收房子”

“告訴你背後的人,是三天後今天這個時間”

“滾吧”

聽著江寧的話,此時的齊磊連反駁的力氣都要冇了,然後眾人快速的走過木橋,坐上車,一溜煙的消失不見。

“呼”

隨著一陣清涼的風颳過,濃重的血腥味鋪散開來。

“嘔”

“嘔”

隨著緊張的氣氛散去,不知誰先開始乾嘔,隨即一個傳一下,便出現了有史以來的集體嘔吐。

不過也正常,樸實的村民哪裡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麵。

剛開始是因為雙方勢同水火,再加上緊張得氛圍,彷彿看電影,但是當那股勁過去後,緊繃的那根弦鬆開,便再也無法忍受。

江寧屹立不動,不是他不想動,而是不敢動,畢竟身旁十幾個漢子都在乾嘔,他也怕忍不住,雖然相對其他人,他是小輩,但是族長這個擔子還壓在其身上。

江寧平複了一下,然後走到菜刀跟前,拿起看了看嘔吐的漢子。

“七叔”

聽到江寧的話,那個還在乾嘔的大漢轉頭看向江寧。

“咋了?”

江寧揮舞了一下菜刀,“拿回去切菜吧”

當七叔看向那把菜刀,眼神一陣閃躲。

“嘔…”

“小寧…嘔…你…嘔…成心得是不?”

看著七叔的樣子,江寧扯了扯嘴巴。

七叔叫江長林,個性鮮明,看到他你就想張飛和李逵就好了,性格基本一樣,不過現在看來,膽量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小寧…什麼時候回來的?”

這時二叔江長富走到江寧身旁,關切的問道。

“二叔,我也是今天早上纔回來”

“回來怎麼不和我們說,你小子真不靠譜”

“就是”

“怎麼?嫌我們磨叨你,煩了?”

這時眾人圍了過來,七嘴八舌開始攻擊江寧。

這時的江寧那還有剛纔的威風凜凜,隻是不停的叫著對方,麵紅耳赤的聽著對方數落。

“你們一幫大老爺們,有完冇完?剛纔怎麼冇見你你們這股神氣的勁”

聽著這個聲音,江岩露出一絲微笑。

而一眾大男人聽到這個聲音,然後讓出一條道路。

“二嬸”

“二嫂”

“二嫂”

“二嫂”

原本還囂張無比的一眾漢子,對著婦女低聲下氣的喊著而剛纔還被眾人數落的江岩則是向著婦女跑去。

“二嬸”

“嗯,白靜了,個子也高了”

“嘿嘿,學校夥食好”

婦女寵溺的看著江寧,而江寧的心中也是泛起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