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你們都在,我就直接說了,每家5個菜,晚上咱們祖宅見,給小寧接風,同時也要祭祖,各家都準備一下,至於中午小寧則是去我家吃”

“是,二嫂”

聽到婦女的吩咐,在場的漢子們冇有一個敢反駁,不為其他,隻因這裡一直保持著一個傳統。

“長兄如父,長嫂如母”

而現在村裡則是以二叔江長富和二嫂劉愛桃為長,當然除去特定時候,因為畢竟還有江寧這個族長在此。

“呼”

看著散去的人群,江寧深呼了一口氣,轉頭看向這個寄托著全村人信仰的院子。

隻見大門到屋門是一層層鵝卵石鋪成的石子小路,約有1米寬,鵝卵石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光芒。

而鵝卵石路的旁邊則是各自分割成四片整齊的菜地,而且已經全部翻好,一口老式水井臥在菜地中間,五間大瓦房佇立在中央,屋子的窗戶上的玻璃乾乾淨淨,陽光照在上麵還散發著光芒。

江寧推開木門,踩在鵝卵石鋪成的小路,一股清風吹來,散發著泥土的芬芳。

順著鵝卵石鋪成的小路推開房門,迎麵一股紫檀的香氣四溢。

“祠堂”

看著一排排的靈位,江寧拿起旁邊的三柱清香點燃,三叩九拜。

這便是全村人的信仰之地。

走出房間,輕輕釦上房門,便向著左麵的一個門走去。

推開房門便是外屋,也就是所謂的廚房,看著乾淨的灶台,左手旁邊一口鋥亮的大鐵鍋,乾淨的地麵,然後便是一麵屏風,屏風後麵則是放碗具的櫥櫃。

伸出右手掀開門簾,進入房間,這便是臥室,正對麵是沙發和茶幾,左麵是一鋪炕,而右麵則是一套組合櫃。

江寧看著眼前熟悉卻又陌生的地方,一屁股坐在炕上,不知在想什麼。

雖然江寧長期不在家,但是這裡會有村民定時打擾,很乾淨。

祠堂西麵的房間和東麵大體相同。

………………………………………

“既來之,則安之,你的不甘由我來討回,得到了你的**,那以後你守護的將由我來繼續守護”

隨著話音落下,江寧猛地睜開眼睛,看著四周多了一絲親切感。

完畢後,江寧拿出彆在褲子上的那本字典,隨即翻開。

“爸氣側漏決?”

隻見第一頁歪歪扭扭寫著五個大字,隻不過“爸”上麵有一個“X”,右下角寫著一個小字。

“霸”

此時的江寧是何人?融合這具軀體的一切,是一個真真正正的九世為人,可是說是生死看淡,但此時的他看到如此的一幕,還是忍不住黑著臉,手指緊握,青筋露出,強忍著翻到第二頁。

“霸氣側漏決”

“修煉者能形成王霸之氣”

“還防側漏”

“當然如果每天跟爸爸生氣,或者被爸爸揍,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看著一排排,還被圈紅的加了重點的小字。

“嗬嗬嗬”“嗬嗬嗬”

陰森恐懼的笑聲從江寧口中發出,不禁有些鬼氣凜然。

“嗬嗬嗬,爸氣側漏決?霸氣側漏決?王霸之氣?還防側漏?”

房間中,江寧身體不時的抖動著,嘴上還唸唸有詞。

“老比登,你行,你行,你真行”

強忍著怒氣,然後慢慢轉身,伸出拳頭向著炕上便是“砰砰”兩拳。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我忍”

“呼”

舒緩了一下,翻到了下一頁的背麵。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日有陰晴,月有圓缺……………”

江寧看著將近滿滿一篇的“…”。

“我還忍”

江寧咬牙切齒的看向在下一頁。

“霸氣側漏決,分九階,每階又分前中後三個層次”

“第一階,紫氣東來”

然後便是晦澀的口訣,和一些注意事項,最後則是配備了人體經脈和穴位的運轉圖,這讓江寧心中略微鬆了一口氣。

回想著第五世的自己身份,一名醫生。

江寧看了看口訣占了3篇,配圖差不多6篇,當再次向下翻時,幾個大字再次映入眼簾。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江寧再次向後翻去,不過都是一些空白頁。

江寧看著厚厚的字典,感受著其厚重的份量,結果僅僅隻有十頁的內容。

“屬實說:冇被砸死,真是我的運氣”

江寧撫摸著字典,此時的腦海中再次將晦澀的口訣記住,然後又把配圖梳理了一遍。

“噗”

隨著一口鮮血噴出,江寧的身體散發出一股死氣沉沉泯滅的氣息。

佝僂著身軀,緩緩抬起頭,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睛,冇有任何焦距。

“嗬…嗬”

喉嚨發出令人恐怖的聲音,同時身上佈滿了層層黑色如同雷電一樣的光芒而且身體上的筋也鼓起,變為黑色。

就這樣大約過了一個時辰。

隨著黑色光芒消失,一股暴烈且帶著怨氣的紅色如同雷電的光芒覆蓋全身。

“嗬…嗬”

第一次黑色的光芒如同進入九幽地獄寒冷而此時紅色的光芒如同進入了一個充滿怨氣環繞的鍋爐。

江寧想要發出聲音,但是怨氣環繞的的灼痛感使他根本發不出聲音。

時間再次過去一個小時,此時的江寧彷彿煮熟的鴨子一樣,渾身濕漉漉,無力的趴在炕上一動不動。

隨著時間緩緩流逝。

“呼”

江寧費力起身,喘著粗氣,不知在思索什麼。

“哼哧…哼哧”

走到組合櫃前,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咕嚕”

這時肚子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噹噹噹”

隨著一個黝黑的漢子進入房間,此時的漢子端著一盆飯菜。

“二叔”

來人正是江長富。

“嗯,不舒服?”

看著濕漉漉的江寧,江長富皺了皺眉。

“冇事,也許是回來的的路上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江寧露出微笑,安慰的回覆。

“冇事,就好”

“對了,這是你二嬸做的飯菜,剛纔你說中午有事不過去,她可是鬨了半天”

江長富順勢將飯盆放在茶幾上麵。

江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坐在沙發上便大口的吃了起來。

“這次回來準備待多久?”

“不確定,但是估計時間會很長,而且也把一些事情解決完了再走也不遲”

江寧一邊狼吐虎咽的吃著飯菜一邊回覆。

看著江寧的樣子,本還想說什麼的江長富,便慢慢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