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名鬼麵組織的強者慘嚎了聲,連忙朝前一閃,拉開距離。

滅聖子從虛空中現身而出,他手持貫日槍,眼中閃過一抹冷漠之意,冰冷的目光朝前看去。

“這一戰也該結束了!”

滅聖子開口,貫日槍上猛地爆發出一股充斥著毀滅威壓的破滅之力,他身形一閃,再度原地消失,朝著對方攻殺了過去。

這名鬼麵組織的流寇已經心膽俱裂,有種說不出來的驚恐懼意,麵對滅聖子那淩厲的殺機,麵對那神出鬼冇的意念之槍,他完全是防不勝防,根本無從抵擋。

滅聖子也催動自身的星辰本源,他本命星辰中凝聚出了一枚道文,名為滅字道文。

此刻,滅字道文浮現,融入到了貫日槍中。

嗤!嗤!

滅聖子再度施展出意念之槍,意念所至,長槍所指。

淩厲的槍芒不斷地從虛空中刺殺而出,直指向了這名強者,對方全力出手抵擋,手中的利刃刺殺出了一道道鋒芒,妄圖將滅聖子神出鬼冇的槍芒抵擋下來。

不過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噗嗤!噗嗤!

滅聖子的意念之槍仍舊是無孔不入,一次次的刺殺之下,都刺中了對方,帶出了一蓬蓬的鮮血,染紅虛空。

在滅聖子的全力攻殺下,對方已經開始冇有了招架之力,不斷地被滅聖子的長槍刺中,徹底被滅聖子壓製住了。

……

“安忍不動,猶如大地!”

“靜慮深密,猶如秘藏!”

另一邊,地空雙手合十,口中唸誦“地藏經”的經文,在其身後,地藏王命格呈現,地藏王虛影盤坐當空,釋放出無上佛光,恢弘盛大,映照虛空。

“佛門?”

正跟地空對戰的那名永恒境初階強者眼中目光微微一沉,他暴喝了聲,一柄大錘破空而至,破碎虛空,朝著地空轟擊了過來。

“卍字訣!”

地空開口,他抬起右掌朝著鎮壓了過去,一道巨大的掌勢虛影在虛空中顯化,綻放出恢弘浩大的佛光。

一道道佛光彙聚成了一個卍字印,在巨大的掌勢中浮現,隨著這一掌之威朝前鎮壓了下來。

轟隆!

伴隨著一聲轟然巨響的聲音,地空這一擊跟鬼麵組織這名強者轟擊過來的大錘硬撼在了一起,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聲威。

“佛字道文!”

地空麵色無喜無悲,整個人的氣勢猶如一尊大佛在人世間行走,他本命星辰中的佛字道文顯化,佛門大道的法則之威震動虛空,永恒本源之力爆發,催動佛字道文鎮壓向前。

“吼!”

那名永恒境強者暴吼了聲,他目露凶光,自有一股狠厲之色,他催動全力,氣血本源都燃燒起來,整個人如同狂暴了般,拎起大錘狠狠地轟擊向地空。

兩人的攻勢再度硬撼,震盪出的能量宛如狂潮般蔓延向了四麵八方,永恒法則之力在轟擊,震耳欲聾。

就在這時——

嗡!

一個古銅色的銅缽猛地破碎虛空,銅缽上顯化出唵字道文,無儘的佛光彙聚籠罩,使得這個銅缽彷彿復甦了般,隱約間有著古老的梵音在虛空中響起,唸誦而起的古老梵音蘊含著難以想象的佛道法則,引得天地大道為之共鳴。

銅缽破碎虛空,速度很快,根本容不得這名永恒初階強者回過神來,陡然間——

砰!

這個古銅色的銅缽狠狠地轟擊在了他的身體上,銅缽上釋放出的佛道法則之力也衝擊向他體內。

“哇!”

這名鬼麵組織的強者立即張口咳血,整個人的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倒飛了出去。

“十方地獄!”

“八方雷動!”

然而,還不等這名強者穩住身形,地空已經追殺了上來,施展出《地藏經》的戰訣,十方地獄將其困住,再引來佛道之雷轟擊而下。

可以說妖君、滅聖子、地空他們三人都占據了極大的優勢,正在壓製著他們的對手。

事實上,在同等境界的狀態下,能夠與妖君等人對戰的對手確實不多。

這個戰場中,小白召喚過來的凶獸、凶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將一個個妄圖逃走的鬼麵組織的武者全都截殺住。

至於那些半步永恒境強者,當中也有想要逃走的,卻也是被冒出來的幾頭半王級凶獸紛紛截殺。

同時,小白也催動瞬息急速,以著極快的速度在追殺這些半步永恒境強者。

白仙兒、弑少主也都在殺敵,以著他們永恒境的修為,場中這些半步永恒境武者自然全都不是對手。

不過這些半步永恒境強者也不會跟他們對手,一個個全都想著如何逃走。

所以也就增加了擊殺的難度。

畢竟武者太多,一個個朝著四麵八方逃散,能殺一個,難免也會有錯漏。

老王也在殺敵,他整個人興奮無比,隻覺得葉軍浪真的是太凶悍了,前來之人都冇有永恒高階就敢去圍殺鬼狂。

在老王看來,這樣的事也隻有葉老大纔敢做。

換成是其他人,隻怕想都不敢想。

隨著小白、白仙兒、弑少主的一陣追殺,場中鬼麵組織的武者接連倒下,餘下的半步永恒境強者也不多了。

隻要將這些武者全都擊殺一空,白仙兒等人也就能夠去支援其他人。

……

場中最為關鍵的還是葉軍浪等人圍殺鬼狂的戰鬥。

隻要能夠成功的擊殺鬼狂,也就奠定了這一戰的勝局。

鬼狂已經陷入到了一種徹底狂暴嗜血的狀態,開啟了自身的狂武狀態,在這個狀態下,他自身精血不要命的燃燒,血煞之氣在其身後形成了一個嗜血惡魔的虛影。

“葉軍浪,受死!”

鬼狂冷冷開口,他手中的血煞刀猛地竄起了一團熾盛無比的血煞之火,同時淩厲的刀光也衝擊當空,滾滾嗜血殺氣宛如狂潮般洶湧。

嗖!

鬼狂身形一動,速度快到了極致,身形所過之處留下了一道道殘影,根本看不清他的真身。

下一刻——

嗤!

鬼狂手持的血煞刀破殺當空,爆發出一道撕裂蒼穹的恐怖刀芒,血色刀光覆蓋著足以焚燒神魂的血煞之火,一刀斬落,天地失色,風雲激盪,眼前的空間像是被一分為二,永恒高階的至強法則之力如同洪水般宣泄而出。

一刀落下,鎖定葉軍浪,就此斬殺!

……

一更!

求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