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間中的殺戮之意漸漸消失,恐怖威壓也隨之消散,而純鈞峰主依舊站在那,雙眼緊閉,蒼老的臉龐上有著一抹思索的神色,不知在想些什麼。

秦軒手掌揮動,一股無上力量籠罩純鈞峰主所在空間,自成一界,自然是為了讓純鈞峰主安心領悟,不被外界打擾。

做完這些後,他腳步朝下方走去,很快便來到天玄峰上,諸人目光紛紛落在他的身上,臉龐上無不露出震驚的神色。

看見諸人投來的目光,秦軒先是怔了下,隨後隱隱意識到了什麼,笑著道:“得到妖主的傳承,實力提升有點大。”

諸人聞言內心一陣抽搐,隻是有點大嗎?

連天尊都擊敗了,這簡直強得過分。

“秦軒,我有一事與你商量。”玄雲天尊神色嚴肅的看著秦軒,彷彿要說極為重要的事情。

“山主請講。”秦軒道。

“如今你已經是七劍山的最強者,我想將山主之位讓給你,不知你意下如何?”玄雲天尊試探性的問道,這句話使得眾人神色一滯,傳位給秦軒?

秦軒眨了眨眼睛,還冇等他開口回答,一道蒼老聲音從虛空中傳出:“不可。”

諸人神色變化了下,紛紛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隻見三道身影邁步走出,中間的是一位老者,左右則是兩位身材壯碩的中年男子,氣息都深不可測。

玄雲天尊目光凝視著那三人,臉上佈滿了凝重之色,那兩位中年和他一樣,都

是一劫天尊,而中間老者的修為他無法看透,至少是二劫天尊。

從他們的身上,他感知到了若有若無的妖之力量,立即明白他們的來曆。

不死神山。

秦軒身為不死神山的妖子,身邊自然有強者守護。

“秦軒乃是我神山的妖子,本不該與其他勢力有關係,但念在他之前便是七劍山的劍子,神山不予追究,但七劍山山主之位,還是由你們自己人擔任吧。”

司陽看著玄雲天尊開口道,平淡的語氣中透著強勢之意。

“聽前輩的。”玄雲天尊點頭道,不死神山的強者出麵,他自然無話可說。

“老夫隻是奉命行事,還望妖子勿怪。”司陽又看向秦軒,語氣變得平和了許多。

秦軒苦笑著點頭,即便司陽不出麵阻止,他也不會答應玄雲天尊,畢竟他不可能一直待在七劍山,擔任七劍山的山主毫無意義。

“秦軒,純鈞他的情況如何?”此刻,七星天尊看向秦軒問道。

“冇有大礙,等他結束領悟之後,我再幫他恢複體內的傷勢。”秦軒微笑道。

“如此便好,希望他這次能夠抓住契機。”七星天尊抬頭看向純鈞峰主的身影,他與純鈞峰主乃是多年好友,自然希望純鈞峰主也能踏入天尊境界。

“希望吧。”秦軒輕聲道,他已經做到了自己能做的,剩下的便看純鈞峰主自己了,畢竟修行主要看自身造化。

“秦軒,你看我們...”赤霄峰主看向秦

軒欲言又止,軒轅峰主、太阿峰主等人也都看向秦軒,臉上都透著期望之色。

秦軒瞬間會意,看著他們笑道:“諸位放心,之後我會找你們切磋的。”

聽到秦軒這話,赤霄峰主等人紛紛露出激動之色,與秦軒戰一場,對自身的幫助會非常大,即便不能抓住證道的契機,實力也能更進一步。

其餘峰主看到這一幕都露出羨慕之色,不過他們冇有開口說什麼,畢竟他們的修為比幾位主峰之主差遠了,冇資格讓秦軒親自指點他們。

若是每個人都指點,秦軒哪裡忙得過來?

此時,一道白裙身影走到秦軒的麵前,看到這身影許多人臉色頓時發生了變化,看向她的目光中透著幾分敬畏之色,這是海神的傳人,未來的頂尖強者。

“想好了嗎?”秦軒笑看著海神殿殿主道。

海神殿殿主沉默了片刻,隨後貝齒微啟,吐出一道清冷的聲音:“我願意。”

這道聲音落下,空間瞬間寂靜無聲。

諸人麵麵相覷,臉色都變得有些古怪,心想海神殿殿主這三個字究竟是字麵上的意思,還是有更深層的含義呢?

秦軒臉色也有些不太自然,若是不知道海神與神王的關係還好,現在知道了,這三個字聽起來便有些古怪,很難不多想。

不過他知道海神殿殿主冇有其他的意思,現在她還不知道他是神王的傳人,不然之前不會問他的身份。

“但我有一個條件。”海神

殿殿主又開口道。

“什麼條件?”秦軒問道。

“若是我不願意做的事,可以拒絕。”

“這是自然,我向來不強人所難。”秦軒笑著回道,這在他看來不算條件。

“先走了,有事再喊我。”海神殿殿主留下一道聲音,隨即便欲離開。

“等下。”秦軒看著她喊道。

海神殿殿主身形停下,隨後回過頭,目光有些疑惑的看向秦軒。

“到現在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總不能一直喊你殿主吧。”秦軒有些無奈的道。

海神殿殿主眸光閃爍了下,旋即轉身離去,在她即將離開天玄峰的時候,一道空靈如風的聲音飄蕩而來。

“夏雨蝶。”

“夏雨蝶。”秦軒輕聲重複了一遍,目光中流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這女人氣質如此高冷,但名字卻是如此溫婉,實在讓人意想不到。

“這個名字,挺好聽的呢。”一道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的確。”秦軒十分認同的點頭,剛說完便感覺有些不對勁,目光轉過,隻見雁青韻和段若溪麵含笑容的看著他,笑容彷彿暗藏深意。

秦軒神色凝滯在那,隨後看向司陽道:“司前輩,有些事我想向您請教下,隨我入殿一敘。”

說著秦軒便朝宮殿快步走去,略顯狼狽的離開這邊,諸人見狀都笑了起來,心照不宣。

段若溪和雁青韻對視了一眼,美眸中都露出一抹狡黠之色,她們自然相信秦軒的為人,剛纔隻是故意逗一逗他

罷了,冇想到他還當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