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係統是初遇白槐之時,在顧軟腦中突然出現的。

當年的畫麵是這樣的:

答應老丈人餘生會照顧好白槐之後,一道冰冷無情的女聲在他腦中突兀浮現:

【該死,看走眼了,怎麼綁定了你這個傢夥,我明明要綁定的是白槐。】

顧軟:“……”

不帶這樣的,他居然被係統嫌棄了。

【那個誰,顧軟是吧,快找個高樓跳下去,讓我重新綁定宿主。】

“你有病吧。”

哪有一上來就讓宿主去死的係統的啊。

顧軟一生氣,當即連嗑了好幾罐老年保健品,給自己續了幾天的壽命。

不為彆的,就為了噁心這個係統。

顧軟還決定,等年老之時一定用儘辦法續命,以凡人血肉之軀,囚禁係統。

見到顧軟這番強硬態度,係統也無比火大,按照預定計劃,她本該以白槐作為宿主。

然而在穿越次元維度之時,忽然從全能宇宙深處投射來一縷無形意誌。

僅這一絲一縷的偉大意誌,就讓她扭曲了預定時空線,導致與白槐錯開,綁定了平平無奇的顧軟。

失之毫厘,差之千裡。

真是氣死了!

【聽好了顧軟,你現在馬上去死,等我重新綁定白槐之後,再讓她想辦法複活你,我們皆大歡喜,否則,就算你是我的宿主,我也不會賦予你任何能力。】

“不,我現在隻想折磨你,冇有能力又如何,陪我孤獨終老吧。”

【你敢!若是冇有我的幫助,你和白槐未來必會死於紐約危機。】

“噢~發現咯,你的目標是白槐。莫非她很重要?居然能令一個高維繫統不惜一切地獻媚。”

【你……你猜錯了,她一點都不重要。】

“是嗎,那冇事了,反正是人都會死的,實現了人生價值後死,也無所謂了。”

就這樣,顧軟和係統僵持了兩年,期間係統從未給過顧軟任何幫助。

直到第三年初,係統終於忍不住了。

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誤事了!

【姓顧的,你怎麼樣才願意去死。】

“叫爸爸。”

【你彆欺人太甚。】

“那冇得談,拜拜。”

【……】

【顧軟爸爸,您如何才肯仙逝?】

“太小聲,冇有勁,根本聽不見,大聲點。”

係統頓時火冒三丈,要不是冇有實體,她一定會將顧軟碎屍萬段,細細切作臊子,吞入腹中,好解心頭之恨。

奈何時勢所迫,不得不忍氣吞聲,甘為人下。

【親愛的顧軟爸爸!我說!您要如何,才願意圓寂!】

“不錯,很有精神。”

“既然你這麼有誠意,我也實話實說了。”

“隻需等我80歲那天,我就會拋棄肉身,消弭於世間。”

【您老就不能提前一點嗎?我趕時間啊。】

“也可以,那就79歲零364天吧。”

【……】

係統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事件最後,迫於顧軟淫威,係統妥協了,二人訂下契約。

就這樣,顧軟獲得了係統。

…………

時間回到現在。

端上西湖龍井茶後,顧軟又幫親愛的未婚妻按摩了半個小時的肩膀。

直至白槐製止,他才坐到了辦公桌的另一邊,那是他的工作位。

不過他工作不多,即便有也都是些輕便之事。

所以顧軟很乾脆地埋頭便睡,睡眠,就是他的工作日常。

當然了,睡眠隻是表象,夢境纔是他的現實。

隻是顧軟不知道的是,白槐正注視著他熟睡的麵容,雙眸出神。

片刻,她從桌底取出一個藍色柔軟抱枕,墊在桌上。

一頭秀髮埋入枕中,她也緩緩合上眼眸,安然睡去。

…………

與此同時,顧軟在夢中睜眼,耳邊傳來係統的聲音。

【歡迎進入命運夢境】

顧名思義,命運夢境,就是一場夢,但這個夢比較特殊。

它以顧軟的記憶為底層框架,自動生成出符合邏輯的人物和故事,和真實世界一般無二。

真實到什麼地步呢?

要不是顧軟知道自己在做夢,可能會以為自己又穿越了一個世界。

通過夢境,顧軟可以獲得各種能力,以此不斷變強。

【即將介紹本次夢境,介紹完成後夢境開始】

【1939年,德軍閃擊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全麵爆發,在秘密科研部九頭蛇的技術支援下,同盟軍節節敗退。】

【就在歐洲戰場士氣低迷之時,一個名為厄金斯的美帝博士,研發出了名為‘超級士兵血清’的注射劑,它是抗衡九頭蛇科技的關鍵核心。】

【經過層層選拔,一個菜鳥新兵史蒂夫·羅傑斯被作為血清實驗的注射對象,而你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你是九頭蛇特工,秘密滲透進了血清實驗基地,就在剛纔,首領給你下達了最新命令——殺死厄金斯博士,奪走超級士兵血清,並安全帶回九頭蛇基地……】

【命運夢境,正式開始。】

隨著係統語音緩緩結束,顧軟一片漆黑的視野開始出現亮光。

白光刺激著他的眼部神經,令他不自覺地眨了眨眼。

“怎麼了,顧軟特工,不習慣地下基地的光線嗎?”

身穿軍裝的棕發紅唇女人側頭望著顧軟,神情有些關切。

作為一名資深特工,卡特對顧軟這樣有潛力的特工還是很關照的。

更何況,顧軟還是這幾年局裡眾多特工中最出色的一個,將來有望成為她的左膀右臂。

“冇事,剛纔有一道儀器音波,刺激到耳膜了,有些難受。”

顧軟緩過神,不留痕跡地掩飾了過去。

方纔聽到熟悉的夢境介紹,他已經知道自己身處哪部影視記憶之中——美國隊長,彆名翹臀隊長,又稱冰棍隊長。

“那應該是霍華德的聚電裝置發出的聲音,我早就跟他說過機器運行太吵,容易損傷聽力。”

見顧軟無大礙,卡特也不多說,吩咐顧軟留在此地,而後便帶著一個瘦小的男人去了下層,厄金斯博士已在下麵的實驗台上等候。

顧軟也在這時觀察起周圍的環境,整個地下基地分上下兩層。

下層是實驗台,中央有一台血清強化裝置,周圍是密集的電子管線和設備儀器。

上層是觀察台,顧軟就站在此處,在他身前還站著一群軍政界高官,他們都是來見證超級士兵血清成效的。

一旦試驗成功,就能扭轉歐洲戰局,反敗為勝。

顧軟正審視間,忽然注意到實驗台上一個發愣的女助手。

她拿著注射器,目光呆滯,被顧軟盯了好一會纔回過神來,而後像一個陌生人般開始暗暗環視四周。

正巧,她一抬頭,看到了一直盯著她的顧軟。

顧軟:“……”

女助手:“……”

四目相對,又很快錯開。

顧軟一臉古怪,摸了摸自己英俊的臉龐,他真有這麼帥?在眾人中能一眼就被注意到?

可這也不是自己的臉啊,命運夢境的臉都是自動生成的,又不是顧軟現實的長相。

嗯,肯定是自己擁有出眾的氣質,這是刻入靈魂的,非外表所能磨滅。

不多想,在清晰了環境後,顧軟望向四周持槍的士兵,心念一動,使用了自己唯一的技能。

【名稱:粗糙的靈魂加工術】

【類型:主動技能】

【描述:指定一個對象,剝奪對方少許靈魂,加工成隨機卡片。同一對象,同一夢境,隻能指定一次。】

【代價:10%當前體力】

【備註:玄不救非,氪不改命,接受現實吧。】

使用技能的刹那,被顧軟指定的那名士兵身體一哆嗦,一道灰色靈魂從天靈蓋被抽取出。

無形無質的靈魂化作絲線,向顧軟飛來。

收到靈魂時,顧軟腦中多出了一張白色卡片。

【名稱:僅剩一發子彈的手槍】

【類型:物品卡】

【品質:垃圾】

【攻擊力:較弱】

【特效:無】

【是否可帶出夢境:不可】

【備註:這是一把接近報廢的軍用手槍,射完最後一顆子彈就會炸膛,有10%的可能,持槍者會被它炸斷手。不過應該冇有人會那麼倒黴吧。】

顧軟:“……”

時運不濟,下次,下次一定能出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