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對方遲遲不敢進攻,星辰也不著急,畢竟他們現在等的就是前來支援的士兵。

等有了電磁武器,這幾個變異體隻有逃竄的份兒。

五個變異體默默在交流,他們逐漸拉開了陣形,試圖以合圍之勢拿下星辰。

同時,他們也指揮著那些一愣一愣的新人類向前突進,幫助他們排除潛在的地雷。

隨著接連的兩聲爆炸,所有的反坦克地雷被新人類清除。

五隻變異體離星辰也越來越近,同時他們也時刻警惕著周圍,一旦出現異動立刻清掃周圍出現的人類。

……

隨著一個變異體的率先出擊,僵持不下的局麵也終於被打破。

星辰連忙往後撤退,同時兩邊的戰士也開始利用步槍繼續掃射。

但這些子彈無法造成實質的作用,隻能略微做些牽製。

五隻變異體戰士見人類使用的還是小口徑步槍便根本不打算理會,直接朝著星辰襲去!

麵對速度極快的五隻變異體,星辰目前冇有能力反擊,能做的就是不斷奔跑,儘量不要被變異體近身肉搏。

特質刀刃雖然足夠的堅硬能夠阻擋變異體的揮爪,但雙方的量級不在同一水平,正麵接下變異體的一擊,足可以讓星辰倒飛出去。

星辰深知一旦在這裡自己倒下了,可能就再也冇有站起來的機會了。

所以他撒開了腿全力奔跑,完全不回頭看。

一邊的戰士在初次掃射之後,便默默的向更深處退去,這裡並不是他們計劃的戰場。

……

又是一記重揮!

強大的力量,將周圍的巨石都打得開裂,星辰深知自己不能有一次失誤,絕對不能被對方抓到破綻。

星辰隻能不斷的讓自己的激素過量分泌,讓自己的身體機能不斷的提升。

不斷後撤的過程當中,星辰還不忘丟下幾顆用作阻礙的手榴彈,隻有這突如其來的爆炸,才能讓星辰在速度之上占得一定的優勢。

星辰沿著河邊快速奔跑,此刻,星辰早已經咬緊了牙關,然而後麵的變異體速度卻越來越快。

看著敵人越來越近,他也隻能祈禱。

沿著河流奔跑,河流的水越來越湍急,漸漸的出現了激烈的水花聲。

變異體戰士們知道前方可能會有瀑布,必須要警惕一些,星辰很有可能會設法將他們引下瀑布,從而甩開他們。

他們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前方飛速奔跑的星辰,變異體戰士們認為,星辰會在關鍵的時候刹住車,從而讓他們五個墜落下瀑布。

所以在追趕的路中途中他們格外小心,儘量避免自己不出現任何打滑的舉動。

……

星辰發瘋似的奔跑,他的速度冇有一點要慢下來的意思。

看著前方的瀑布,星辰左右環顧了一下士兵們並冇有在這裡,看來已經準備好了!

繼續提速,大腿的肌肉甚至出現了酸脹感。

眼看離瀑布越來越近,五隻變異體神色凝重,他們想看看星辰在耍什麼花招!

……

不出所料,到達瀑布邊緣之時,在激烈的水流邊,星辰還是突然降速,站在了瀑布的邊緣。

五隻變異體見星辰冇有了退路便將他圍住,“跑呀,怎麼不跑了?跳下去啊,也不高摔不死的。”

星辰無奈的笑了笑,他往下看了看,這高度隻有30多米,的確不會造成致命傷。

在場的都是變異體,皮糙肉厚,哪怕下方是水泥地,也能安穩著陸,更彆說有水流作為緩衝。

變異體戰士並冇有著急出手,因為他們猜到了星辰會跳下去,因為這是他唯一的選擇。

在水環境下,星辰作為人類身體的優勢就不存在了,而變異體這種更為野性的身體結構,更適合在水中作戰。

所以不論怎樣,星辰現在都處於極度劣勢。

……

星辰看了看眼前的變異體戰士,再回頭看了看瀑佈下方的水潭,他直接跨進了河流之中,開始對抗這湍急的水流。

隨後,他朝著下方水潭一躍而下!

變異體戰士見星辰跳的如此果斷,他們也縱身一躍。

……

首先出現了一聲較為小聲的撲通,緊接著是五聲巨大的撲通聲。

星辰落水之後,快速地遊回了水麵,並且以最快的速度向岸邊遊去。

同時,邊上早已埋伏的士兵終於出現了,此刻他們拿的就不是什麼小口徑步槍,而是火箭炮和榴彈發射器。

水體會帶來極大的阻力,就算是變異體也無法快速脫身。

而且這灘泉水並冇有變異體們想的那麼深!

瀑布之下的水環境隻有不到三米的高度,而且在湖底,士兵們提前佈置好了削尖的槍管以及一些石塊樹枝。

……

星辰的體重不大,所以落水後的吃水深度也不深。

然而變異體就不一樣了,他們一噸多的體重,直接把他們推到了湖底!

雖然那些尖銳物體的硬度並不高,但是五隻變異體的速度快慣性大,縱使皮膚再堅硬也免不了被這些尖銳物體劃傷,甚至是刺入皮膚。

不過這樣的陷阱終究不具備致命性,它們的作用也僅僅是用來牽扯變異體戰士的行動,讓他們無法快速的回到岸邊。

……

星辰來到岸上,同時這也是進攻的號令,全副武裝的士兵們開始傾瀉手裡的彈藥。

一發又一發的榴彈射入水,一枚又一枚的火箭炮射入湖底。

片刻之後,連續不斷的爆炸聲從湖裡傳來。

爆炸的水花也至於少有幾十米高。

……

整個攻擊持續了近五分鐘,五分鐘後,清澈的湖水變得渾濁不堪。

不過,湖麵上冇有飄起屍體,星辰微微皺眉他知道這樣的傷害還是不能直接乾掉對方。

片刻,湖麵上出現了五個身影。

他們渾身是傷,甚至有極個彆缺胳膊少腿,雖然在轟炸當中活了下來,但每一個變異戰士都負傷嚴重!

此刻,他們環顧四周,確定了星辰以及埋伏士兵的位置。

變異戰士們很清楚,現在星辰他們已經冇有榴彈炮了,不然剛剛他們露麵的一瞬間就會攻擊。

……

星辰能明顯的感覺到對方身上傳出來的怒氣,現在的五個變異體雖然受傷嚴重,但依舊極其危險,對後方的人類戰士來說威脅很大。

支援的士兵到這裡應該還有五分鐘,這五分鐘千萬不能讓他們大肆屠殺!

星辰直接抽刀到向前衝去!

他首先要乾掉目前最強的那一個。

這時,距離星辰最近的變異體也試圖攻擊,然而正當變異戰士蓄力衝撞之刻,一道流光掠過,他的腦袋赫然炸開。

遠方的陽溪開槍了,一槍便射向了變異體被炸爛的頭部傷口處。

特製的反坦克子彈瞬間讓一個變異體喪生。

同時,陽溪也在承受著反器材武器帶來的極大後坐力,肩膀生疼的同時,她也快速拉動槍栓為第二發子彈上膛。

在陽溪的掩護之下,星辰也直接抽刀砍向了對方的脖子。

其餘的個體根本來不及支援,就見五人小隊當中的隊長已經被星辰封喉。

星辰全力拖動刀刃,硬生生的將脊柱斬斷,然後一隻手提起了碩大的頭顱。

……

因為動脈出血,星辰的臉上沾染了死去的變異體戰士的血液。他一邊甩去刀刃上的鮮血,一邊抹去臉上的血漬。

同時,舌尖輕輕的舔掉了嘴唇邊上的血液。

然而就是這麼一舔,讓星辰眉頭緊皺,他突然感覺到了不對勁。

眼前的這個個體從來冇和自己見過,但為何他的血液當中有非常熟悉的同源感?

能活到現在的個體都不是後來的演化種,都是多年前最強的那一批。

按理說不應該呀。

難道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