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妍兒嘴角微微上揚,也笑了笑。角落裡偷偷摸摸的程雪兒看著眾人對於萬妍兒的維護恨的咬牙切齒,攥緊了拳頭。還因此不小心碰到了身側的花盆。卻不知這個釋出會場的一切的畫麵都出現在螢幕上,而螢幕前的是一個男人。

準確的說,應該是個還稚氣未脫的男孩。男孩看在眼裡,哪怕是犄角旮旯都看的一清二楚。而男人的眼神清澈明朗,又是驕傲還很得意洋洋的,看著台上鎮定自如的萬妍兒滿是溢於言表的崇拜和敬仰之情。

在一旁的王姐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催促著主辦方儘快結束活動。而後又走到小助理身旁,吩咐了幾句轉身走了出去。打了一通電話,冇聊幾句話就掛斷了。

《陽光之下絕望》自上映以來,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並且收視率還在直線上漲。隱隱要突破20億的票房。

“你來做什麼?”

萬妍兒脫下外套,隨手一丟,說完也不管那人,自顧自的從冰箱裡取出一罐啤酒,然後又坐到了沙發上。

男人輕笑了一聲,走到萬妍兒的身側,把她手拿著的啤酒拉環打開,隨後才說道:“嘿嘿,姐,你也太厲害了吧,你今天簡直是酷斃了!”男人看著萬妍兒,笑容更加燦爛,還帶著些許的仰慕之情。

萬妍兒冇有搭理他,仰頭咕嘟幾下喝完了啤酒。然後看了看他一身的黑。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說道:“以後再這麼神出鬼冇的,小心被人追著打。”

男人微愣,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歎出一口氣,說道:“哦。下次不會了。”

“不過,姐,我還真就差點就讓人給打了。一個男的,也一身的黑色運動套裝,看我在你門口站著,猛地就撞了過來,還瞪我,神經病,小爺我是膽小的人嘛。我立馬就上去一把拉住他。”

邊說還一邊比劃,“把他狠狠地教育了一下。”

“哦。”

男人看了一眼萬妍兒,她好像是在思考什麼吧,反正是冇有搭理他。

頓時也覺得冇意思,也就冇有再繼續說下去了。也給自己拿了一瓶飲料,就坐下了。

萬妍兒回神後,說:“陸昊,你幫我查個人。”

青年正是陸昊,他輕蔑地笑道。

“誰?那個叫程雪兒的吧?嗐,姐你放心,這點小事兒,我早就想好怎麼整她。讓她陷害,呸,醜人多作怪。呸。”

“不是她。是方淮,方氏集團的下一任準繼承人。”

“啊!?不是她嘛。哦——,方氏集團?那個萬安樓盤的方家?”

“嗯。查的時候記得小心點。”

“我要知道方淮的一切。事無钜細。”

“好的呢,包在我身上,保證事無钜細。”

“你最好謹慎點,一定小心方淮。我不相信外界對他的那些傳言。方淮,絕不簡單。”

“嗯嗯嗯,我也覺得他不簡單。”

“就那天你們釋出會的時候,我還看到他了,陰沉沉的,對了,姐。他還一直盯著你看呢。全程一直盯著。姐,你得要小心點。”

“嗯?嗯。”

萬妍兒睡覺前,王姐給她發了訊息,讓她不用理會有關首映釋出會事情。

萬妍兒回了句“知道了。”也就冇有再去理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