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萬新心想。

血族泰坦絕對不是一個穩定因素。

待一兩天還好,如果在這裡待個十天半月,那麼這裡的人恐怕就遭殃了。

人倒是其次,上麵怪罪下來,即便是富可敵國的林氏集團,也同樣在頃刻之間完蛋。

“雖然抵禦住了尋仇之人,但是得儘快解決這個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彈啊!!!”

夜。

冷風呼嘯,濱海與京城一條渤河阻擋,是另外一道風景。

渤河之上是觀光橋。

觀光橋的一旁,坐滿了人,每逢夜晚,在跳廣場舞的大媽,或者遛狗的大爺。

都會選擇來到這裡稍坐一會兒。

看著人來人往,川流不息的大橋,還有遠處城市中的霓虹燈,他們這些人似乎回到了年輕的時候。

而在觀光橋的另外一邊,一個人獨自坐在這裡。

倒不是欣賞渤河中,岸邊的美景,倒像是在尋找一個人。

他,就是汴冥。

今夜來此,一來看是否能夠尋到小刀。

二來是想從這些“情報員”的口中,聽到一些關於萬新集團,林家的一些訊息。

現在不光是農村的一些老人,就是城市中,也會湊到一起,說一些無聊的話題。

這是華夏千百年來的傳統了,不會那麼的輕易改變。

“張大媽,你聽說了嗎?在萬新集團,每天都會有一兩個人莫名其妙的消失。”

坐在汴冥對麵,一群老頭,老大媽在交談著。

立即傳入汴冥的耳中。

“莫名其妙消失,不可能吧。”張大媽迴應。

這時,剛纔這位瘦瘦的老奶奶繼續:“我的侄女就是在萬新集團給他們打工。”

“前幾天還好好的,說要回家一趟,冇想到這幾天就聯絡不上咯。”

“我就不明瞭,一個大活人,怎麼說冇就冇了呢?”

在張大媽右邊,一個叼著旱菸的老大爺轉頭看向剛纔那位瘦瘦的老奶奶。

“報警啊,人命關天的大事,最好讓警察處理。”

那位老奶奶繼續:“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就能擺平一切,自古以來就是這樣。”

“他們故意說是出國學習了,我們這些窮苦人家,第一冇有勢力,第二冇有資金,如何跟他們鬥。”

這些話順著風,吹進在觀光橋另外一麵汴冥的耳裡。

“人員消失?”

“莫非這就是小刀一直不出現的原因。”

因為汴冥知道,小刀身為執刀人,就相當於降妖除魔的道士,維護正義的執法者。

“看來,之前的一招敲山震虎,打草驚蛇之計,算是徹底的驚動了林氏家族。”

汴冥默默的低語之際,一道流光從天邊墜落。

與其說是流光,倒不如說是一個人。

“小刀,,是他!”

霓虹燈、汽車燈,照耀不到的地方,正是觀光橋的另外一麵。

黑暗處,在這裡坐著的一個人影突然之間消失在這一群大媽的視線中。

很可能是這一群人還不曾注意到對麵還有一個人。不過,已經不重要了。

汴冥朝著遠方的一道流光飛快的趕去。

田野之中,兩道殘影迅速的相互交錯著,在一追一趕之際……

“孽畜,束手就擒吧!!”

一道熟悉的聲音再次傳入汴冥的耳中。

“小刀,是小刀的聲音。。”

“想抓我,就看你有幾斤幾兩了。。”

在前方逃跑的一道殘影戲劇性的迴應著,似乎小刀在他的眼裡,簡直不用太過於擔憂。

“小刀兄弟,這段時間你消失無蹤,我以為有什麼重大事情,原來是在追趕這個東西。”

在田野的上空,另外一道熟悉的聲音在這一刻響起。

“汴冥大哥,是汴冥大哥。。”

之前愁眉苦展的小刀立即笑顏展開。

“大哥,你我兄弟稍後再續,先幫我抓我眼前這個東西。”

急促的聲音中,帶著懇求。

“放心吧!!!”

汴冥在迴應小刀之後,以一道流光,比起小刀與那個人的速度,快上十倍。

眼看距離很遠,但是頃刻之間已經到了怪物的眼前。

“砰!”

猶如一座大山,突然擋住了逃跑人的去路。

下一刻,怪物快速的撞擊在汴冥的手掌之中,再一次墜落下來。

幾個呼吸之後,汴冥與小刀混合,兩人雙雙落在被汴冥攔住這個人的麵前。

“就是這個人?”

汴冥看向趴在地上的人,仔細看來。

說是人,算人。

但是,它又跟人有不一樣的很多地方。

兩米多高的個子,兩隻暗紅色的眼睛,在臉上長有許多紅色的長毛。

看上去,就像是一隻棕熊。

“是的汴冥大哥,上一次緊急的回到組織,正是因為這些東西。”小刀迴應道。

這時,汴冥腦海中突然出現一連串的疑問,並且啟用係統。

【血族】

【在西方國家,被稱為狼人,人獸雜交的怪物,體內流著走獸的瘋血】

【可以輕易的撕碎一個成年人,智慧跟普通人相似,懂得修煉,實力有高有低】

【修煉時,靠著鮮血提升實力】

【自爆時,相當於一顆核彈,可以輕易滅掉一個小型國家】

“我靠。。”

汴冥口中嘀咕。

“汴冥大哥,你剛纔說什麼?”小刀轉頭看向汴冥。

“哦,冇什麼。”

汴冥繼續:“你打算如何處置這個傢夥?”

“我打算將它交給組織,審問一下,在這座城市,還有多少個這樣的存在。”小刀說道。

“對了,我想起一件事。”

“什麼事?汴冥大哥?”小刀在與汴冥說話的同時,已經將血族巨人用繩子綁住。

“在萬新集團,一些人在消失?我懷疑……”

汴冥說著同時,將目光轉向腳下的血族巨人。

“汴冥大哥,是我疏忽了。”小刀接著道:“現在肯定,來到這座城市的血族巨人絕對不會是一兩個那麼簡單了。。”

“很有可能,現在的萬新集團中,正好有一個血族巨人。”

“侯立軍的死,被你一驚嚇,林氏父子猶如驚弓之鳥,請血族巨人來幫助也是正常的事情。”

“怎麼樣,今夜就前去如何?”

汴冥在征求小刀的同意。

如果小刀答應,在萬新大廈,兩個人絕對可以橫行無忌。

“我得將它送回組織,可能要耽誤一些時間了。”

汴冥微微一笑,右手呈刀,是手刀。

“這太簡單了。。”

“大哥不可,還要審問……!”小刀急劇阻止。

“唰!”

從一道紅光出現到結束,也隻是眨眼之間,眼前的血族巨人已經氣絕身亡。

“已經晚了。”

“走吧,我們現在就去林氏大廈。不過我答應你,如果真有血族,擒活的。。”-